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文体 正文

石宝寨歼匪(一)

来源: 永川网 2017年10月27日 11:08

    1950年农历2月10日,土匪头子罗万才(土匪中队长,率匪300余人,属白升云土匪系统),随身带匪徒8人,从仙龙乡石宝寨前面的大路上经过,被寨内的大地主潘克修(曾任仙龙乡乡长)、彭万相等人发现,就派人请罗匪入寨,在马少轩家酒足饭饱之后,共同商议防守寨子问题。因为前几天潘克修就听说,解放军明天要到石宝寨来,潘等人猜不透解放军来的目的,对当时人民政府很多政策颇有顾虑。国民党政府长期的反共宣传,让潘克修等人对共产党满怀敌意。

    潘克修为了利用罗匪的力量来保住自己和石宝寨这个封建堡垒,不记罗匪曾劫寨前嫌,百般殷勤地招待他。当时的大地主和匪首们都是同一个鼻孔出气的,彼此都有共同的命运和利害关系,所以罗匪毫不犹豫地答应潘帮助其共同防守寨子。当时开明人士庞渊谋得知这个情况后,就邀约几个青年前往马少轩家施用缓兵之计,向罗、潘等人建议:“罗三哥(袍哥称呼)帮同守寨,原来为了全寨民众生命财产安全,可是‘老八’(简称解放军)一旦来寨搜索,势必两军交战,而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民众的安全如何保证?依我等之见,三哥不如退出寨外,万一‘老八’来寨有动静,你再率你的队伍前来救援,化被动为主动,使寨民免遭涂炭,岂不是两全其美吗?”罗万才说:“庞三哥,我等知你是胆小的人,我那队伍前几次在大王庙、火石坎等地作战,哪一次都把老八打得落花流水,请你不必顾虑!”庞渊谋见罗万才瞎吹自负,毫无离寨之意,即与同行青年辞出。当天晚上,潘、罗遂召集寨内的人开会,征求大家守寨的意见。开会的时候,唯恐有些人不好发言,就给每人发张纸条,同意守寨,不让解放军进去的,就在纸条上写个“同”字;不同意守寨,又愿意解放军进去的就在纸条上写个“不”字。其实,除死心踏地的反动恶霸地主是自愿的外,一般寨民都惧怕匪首罗万才的淫威,谁敢写个“不”字呢?开会结果,所有纸条上都是“同”字,这样便算通过了决议,共同防守寨子。

    第二天天气不错,太阳刚一出来,寨门被关闭,还在寨门后面搬来几块一米多长的大石头,把门抵得死死的。匪首罗万才一方面打发他的小老幺回到他驻扎地大磨乡(大磨乡属新里湾、范坪一带)调他的队伍到石宝寨来增援;一方面又命令自己带来的几个匪徒和寨丁以及部分绅粮子弟都上寨墙上作好战斗准备。他自己和潘克修就在寨墙上巡回指挥、监视。 (区档案局供稿)

    人们吃过早饭后,突然看见寨子外面有人纷纷向四处逃跑,一问才知道解放军快来了,大家惧怕解放军和土匪打起来自己遭受误伤,所以附寨居住的人家都远离寨子躲起来。不一会解放军从仙龙方向开来了。他们一见寨门紧闭,就在门前的坡坎下隐蔽起来。过了一会,从吉安、大磨、张家方向也陆续开来了不少的解放军。他们都在寨外选择适当的地方隐藏起来,把寨子团团围住。寨门口的解放军开始向寨内喊话:“我们是解放军,请你们把寨门打开,我们要进来。”寨上的人回答:“我们不能开门,是为了怕土匪抢寨子,因为前次土匪来抢过一次了。你们要什么?我们给你们送出来。”解放军又喊道:“我们不要什么。我们是来清查土匪的,是保护人民利益的,是为人民除害的,请你们把门打开。”解放军反复喊了几遍,仍不见开门。这时罗匪提手枪凶狠地吼道:“谁敢开寨门,老子就枪毙谁!”最初,罗匪认为石宝寨地形险要,四面都是高坡陡坎,易守难攻,纵然和解放军打起来,自己还有队伍增援,同时他估计仙龙所驻的解放军不多,只不过一二十人,很容易对付,所以当潘要求他帮同守寨时,他就毅然地答应下来。现在看到这么多解放军把寨子包围起来,他的心情格外紧张,心也虚了,他更没想到自己派出去调部队的小老幺竞一去不返了。原来小老幺离寨不远,就看见很多解放军向石宝寨开来,自己人少,寡不敌众,即使调来全部匪中队,也不是对手,所以他就干脆溜之大吉,再不回来了,罗匪还被蒙在鼓里。

    寨门前的解放军战士喊门无效,看见寨门侧堆有两捆干柴,就把它搬来靠倚寨门烧起来。由于门板是铁皮钉封了的,短时不易烧坏。寨上地主邓清才看见情况紧急,忙将装好火药的土炮(抬杆枪)引发射击,烧门战士迅速退下还击,一场激烈的攻防战斗展开了。只听见双方的枪声、炮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石宝寨几面都是很高的土坎,坡度很大,周围又无什么障碍物可作为掩护,解放军不易靠近寨墙,只有小山门外一线埂子比较平坦,就选这个地方作为进攻的突破点。于是,解放军在离墙200多米处安置迫击炮,稍近一点架好轻重机枪,战士们集中火力向小山门右侧寨墙的上部分猛烈轰击。迫击炮弹一枚接一枚地在寨墙上爆炸,步枪、机枪、冲锋枪响个不停,寨内立刻乱成一锅粥。从上午10点打到中午12点枪声甚密,12点后才稍微稀疏。

    下午1点过后,激烈的战斗又开始了,比上午更为猛烈。本来进入寨子的土匪就不多,虽有少数绅粮子弟和守寨的寨丁参与,但他们哪里经过这种惊心动魄的场面,而且既未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武器弹药又差,怎么经得起如此猛烈的火力轰击。到下午5点左右,小山门右侧寨墙被轰出一条缺口,解放军即用机枪掩护战士冲锋。战士们抬起准备好的云梯象猛虎般地扑向墙根,将云梯搭在缺口中奋不顾身地往上爬,土匪发现战士爬云梯,有的侧着身子用长竿戳掀云梯,有的伏着身子用枪射击。在这一刹那间的争夺战中,双方打得尤为猛烈。匪首罗万才、大地主潘克修相继受伤。转眼间,云梯顶头一个战士被打了下来,下一个又马上接上去。他们还不停地向缺口里掷手榴弹。云梯上又接二连三地被打下几名战士。解放军毫无惧色,仍一个接一个地往上爬。在强大火力的掩护下,战士们终于登上了寨墙,土匪们见势不可挡,回头就跑,战士们分头追击,并高喊:“缴枪不杀!”反动地主邓德柱和一个姓冯的土匪坚持反动立场,边打边退,拒不缴械,在追击中先后被击毙。这时夜幕降临,其他几面的战士也很快进入寨子,立即进行全面搜索。匪首罗万才、大地方潘克修受伤隐蔽在阴沟里,拒不投降,被搜索的解放军击毙。搜索结束后,共搜出可疑分子数十名。由地下党员马树材(于作战前潜伏在汪家楼房内)来辨认,凡是本地善良民众,都当即释放了,只是部分嫌疑分子被扣押下来。在这次剿匪战斗中,解放军战士伤亡数人,牺牲的烈士用棺木安葬于石宝寨寨门前面。第二天早饭后,解放军押着被扣留的嫌疑分子,抬着伤员分头向太平寨(喻家坡)和其他方向开去。石宝寨战斗结束了,罗万才被解放军击毙的消息传到罗的匪棚后,乱成一团,土匪群龙无首,匪棚土崩瓦解,有的悄悄离去,有的投奔其他匪棚去了。

编辑: 陈俐均 时间: 2017-10-27 11:08
图说永川更多>>
永川区开展2017年“我们 ...
10月26日,“九九重阳话家风 孝老爱亲传美德”——永川区2017...
南大街街道大南村载歌载 ...
25日上午,南大街街道大南村开展老体协成立10周年暨喜迎“重 ...
生态文明建设给永川人民 ...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 ...
民乐进校园
10月24日,永川区民乐团与永十二中师生举行“民乐进校园”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