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文体 >>  正文
血染梳妆台(一)

血染梳妆台(一)

       梳妆台在离来苏场镇东一华里的太平寨内。太平寨寨长500米,宽300米。寨堡中央有庙名东狱庙,三重殿堂,高大宽敞,附庙四周民房,鳞次栉比,民房之中,间以碉楼,疏落耸立,可以相互呼应。寨中各小巷7、8条,纵横交错。内缘有环形巷道与寨中各巷通连,俨然迷阵。初来之人往往辗转巷中,殊难寻得捷径走出。寨墙外缘,尽皆悬崖峭壁。其东有附崖孤石两块重叠,高可数丈。下者大而上者小,小者上端突出丈余,中部下端又复向一方横出丈余,从远处嘹望,宛若美女梳妆,故太平寨又名梳妆台。大者外侧附建一庙,名香山寺。此寺顺坡度梯势分层设殿,顶层屋脊几与大石相齐,飞阁流丹,蔚为壮观。寨内有池塘两口,平时蓄满清水;塘边有水井1口,水质清冽,可保寨民饮用。此寨形势险要,从军事角度看,大有易守难攻之固。解放前当地士绅为防匪保生命财产而建。寨中居民,极盛期约1000余户,到解放前夕尚有100余户。寨内有寨长,并备有寨丁1小队,巡逻守寨管治安。

       解放初期,来苏地区是匪患重灾区,一是国民党溃退下来的,尚保持建制的阴山的傅秀元(团长)、白升云(副团长);二是南路反共保民军的陈鹤鸣(支队长);三是盘踞东山的惯匪宋双兄弟;四是地方旧政权留用的部分乡镇长,乡队长,退役军官和反动会道门头头等。他们相互勾结,利用乡镇武装组织,笼络不法分子,欺骗无知群众,形成军事集体。这些土匪武装拥有迫击炮,机关枪、步枪、手枪、大刀、长矛等武器,用来对抗来苏区人民政府,妄图复辟旧政权。

       来苏区人民政府才成立不到一个月,办公地点临时设在来苏镇公所内,下辖来苏、来仪、兴隆、吉安、仙龙、五间、王坪、文峰8个乡。新政权刚成立,土匪十分猖獗,区公所工作人员受到土匪袭击、杀害。为了安全,采纳了开明士绅旷性初的建议,于1949年12月27日,将区公所迁移太平寨办公。其实,太平寨并不太平,寨内有一个暗藏的匪首,留用的原来苏镇长兼联防主任易敬之,他在来苏区公所成立前4天就把联防队100余人拉离来苏,投靠驻新店乡一带的国民党溃军傅秀元匪团。还暗地与各路匪棚串联,他东到来仪马颈子与匪头“泥鳅老筛”,南到来苏磨子岩与匪首王全正,北到来苏太平寺与匪头肖茂藩等人联系,并于12月27日晚在太平寺开会,商量暴乱事宜。决定以土匪肖部为主力,由北向南进攻来苏,王部由南向北进攻来苏,然后两匪部齐集围攻太平寨。“泥鳅老筛”负责卡断解放军支援来苏的通道,并派该部闵辉五率混合中队守白沙桥(距来苏5里),相机向西出击。易匪则潜伏在太平寨布置内应。同时约定28日下午5点为发起进攻的时间,在来苏西部鸽子市以连发3枪为信号,并阴谋于誓师时,将抓去的征粮积极分子谢青云杀来祭旗,以激励凶嚣匪气。

       28日是来苏赶集的日子,上午部分匪徒便乘机化装进入场上,混伏于群众之中。区公所崔传友同志为了了解情况,遂向寨内青年刘远鹏交换服装,穿上便衣下寨。当发觉土匪有暴乱迹象时,即日回寨组织力量。他将抵寨内时,庞区长亦闻将有土匪进攻区公所消息准备布置防守。庞叫寨长吴泽之马上集合寨丁守寨,吴犹疑不动,庞即拔出手枪逼吴下令,吴只好喊:“有枪的快拿出来”。这时,寨上潜伏匪徒已从各巷窜出,准备暴乱。庞急往寨门察看,正与崔相遇,于是二人同行。崔在前,庞在后,突闻镇上鸣枪,土匪四下吆喝。寨内伏匪从巷内杀出,向崔、庞二人追击。二人一边还击,一边撤退。崔所执枪仅有7发子弹,已射出5发,剩下作最急之需,纵身翻跃寨墙,土匪狂追不舍,劈头砍下一刀,崔于翻滚中将头一闪,仅伤耳朵,翻过墙后,隐匿于寨民织布工人余光荣家废干厕内,其地矮阴暗,未被土匪发现。次日5时许,在余光荣帮助下由黄瓜山北麓小路入城,方才脱险。且说庞区长撤退到寨墙边,已迈脱土匪视线,即纵身逾墙,立足于墙外5尺来宽的二层岩坝上,登时觉得地形过于暴露,迅速选定距梳妆台东南30米处两巨石接合部,顺着缝隙附灌木枝条滑行而下,以致摔伤脊骨于岩下乱石之上。当时已顾不及跌伤疼痛继续下寨,在林坡中翻滚,匍匐爬行。约200米处,到毛仙娘家茅屋后檐下停伏。被群众发现,几经周折,当晚化妆进城看病,才脱离了危险。

       (区档案局供稿)

编辑: 陈俐均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88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